午夜的莆田,是阿冒、警察和阿迪达斯的江湖

让全世界都穿得起名 牌

莆田虽然地处中国福建,但莆田人过的却是美国时间,白天睡觉,晚上上班。

午夜时分,莆田安福电商城到处都是摩托车,车后座上无一不绑着大纸箱子,里面装满了假鞋。

莆田有一个段子:千万别小瞧那些在夜里骑着摩托车的骑手们,他们白天可能开的是豪车,奔驰、宝马、路虎都不在话下。

看来莆田的有钱人着实低调。在莆田,这些造假者被称作“阿冒”,莆田也被戏称为“假鞋之都”。

据说,国内市场上10双假鞋里,有9双从这里发货。全球每3双耐克鞋中,便有一双是这里的仿品。

莆田的口号是“让全世界都穿得起***”,莆田仿造耐克、阿迪达斯、新百伦,原价几千元的阿迪达斯,在这里只要500元,甚至两三百元就可以买到,莆田鞋也被冠以“价格屠夫”的称号。

莆田把假鞋分了类:A货、A+货、超A货、厂货、通货、真标货、爆真货,听上去还有些高端。

虽然莆田是卖假鞋,但是质量也没差到哪里去,这也是它饱受争议的地方。

坊间有传言称,一双球鞋如果穿了一年还没开胶,那它一定是莆田生产的。

实际上,莆田的制鞋工艺非常精湛,先举一个例子,国际规定鞋底必须要达到2万次的弯折标准,但是莆田鞋能做到弯折10万次。

莆田鞋不仅销往国内,甚至还远销美国、俄罗斯和东南亚。

2007年,纽约警方从布鲁克林的两处仓库查获了30万双假的耐克鞋,此事还惊动了《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记者专程来莆田做了调查,写了一篇 《莆田,一个制造假运动鞋的巢穴》的报道,莆田假鞋传遍全美。

在一位莆田老板看来,这种国际知名媒体的报道,是对莆田高仿鞋产业能力的肯定。

多年前中国人自己都不知道莆田鞋,据另一位莆田老板介绍,莆田鞋是315炒火的,一位老板因此被抓,罚了2000多万。

在莆田这个“假鞋之都”,上演着一场又一场 “阿冒”和警察之间的“猫鼠游戏”。

“跟造***一样,都躲起来造了”

打开地图,你会发现,莆田和***隔海相望。

得益于这一区位优势,上世纪80年代开始,莆田承接了***制鞋业的产业转移,开始为国内外众多***鞋做代工,耐克、阿迪达斯、彪马、卡帕都在莆田设有代工厂。

到了90年代中期,莆田出现了一些“复制厂”,专门复制品牌运动鞋。

他们贿赂代工厂的员工,拿到了品牌样鞋或者设计图纸,复制厂甚至还会高薪聘请一两位代工厂的专业人员,来把控“复制品”的生产。

在莆田假鞋厂商看来,只有不愿仿的鞋,没有仿不出的鞋。

代工厂知道后,严加守卫,装上了监控摄像,甚至建起了双层外墙。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造假厂商早就不需要设计图纸了,多年的模仿,已经让他们掌握了***鞋的核心技术。

他们只要看一眼耐克为鞋子预热的广告片,就可以判断耐克采用的技术和材料,甚至还能赶在耐克前推出新品。

前提是耐克不要心血来潮突然改变设计,否则这些造假厂商可就亏大了。一般来说,耐克很少做这种事。

耐克的核心技术没有与时俱进,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核心技术还是那几套,这也给仿真鞋提供了便利。

一旦耐克的技术突飞猛进,莆田鞋可能就追不上了,这也是莆田鞋的一大焦虑点。

当然,莆田政府是不会任由假鞋大行其道的,他们一直在捣毁制售假鞋的窝点,假鞋的制造也转入了地下。

一位售卖莆田鞋的商家称,制鞋工厂都是“跟造***一样,都躲起来造了”,一旦被抓到,有可能会坐牢。

这些造假厂商掌握了***鞋的技术,几乎可以做到以假乱真,但却是在刀尖上跳舞,随时都有可能跌进牢房。

从美国发货

莆田有几千家鞋厂造鞋,有上万家门店做中转站,还有数十万人做微商,开网店。

莆田鞋在网上广撒网,发免费广告,加上莆田鞋价格低、质量高,一些球鞋爱好者口口相传,莆田鞋就这样在网上泛滥成灾了。

这些莆田鞋虽然从莆田发货,但经过快递员的“巧妙”加工,可以秒变成从美国发货,这样就变成了海淘。

夜间,在莆田还有卖手机和电话卡的小摊,电话卡分北京、上海、深圳、***,甚至美国和东南亚,有了这些电话卡,就可以伪装成代购。

可见,莆田鞋产业链已经达到了非常细分的程度。

莆田鞋产业链环环相扣,想要一网打尽非常难,就跟打地鼠一样,把这里打下去了,又从其他地方冒出来了。

有媒体称,在莆田,一次执法就像下了一场雨,不痛不痒。

因为在莆田已经衍生了一套防守体系,他们通过建立微信群、安装监控、预防执法人员的突袭,个别执法人员甚至还做起了寻租生意。

虽然莆田在严打假鞋交易,但假鞋交易仍然猖獗,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

从良失败

很多人会问,既然莆田造鞋技术这么精湛,为什么不去打造自主品牌呢?

一些人会举晋江的案例,晋江和莆田一样,之前也制售假鞋,但后来从良了,开始打造自主品牌,请明星做代言,砸钱打广告,培育了安踏、特步、361°、贵人鸟等知名品牌。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许多晋江鞋企都破产了。因为消费者还是更喜欢国外***,晋江鞋也缺乏科技含量和品牌效应。

莆田其实也有自主品牌,质量也好,但品牌知名度比不上耐克和阿迪达斯。消费者受虚荣心驱使,也会选择耐克和阿迪达斯,即使是高仿的。

一位莆田商人称,不做自主品牌,是因为卖不上价钱,但做高仿***可观。

正如马克思所言,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的***,它敢践踏一切法律。

莆田鞋确实是在铤而走险,但从良又阻力重重,它已然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