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镇江段刀鱼大幅减产成定局 产量下降规格偏小

  当前,理应是刀鱼捕捞的旺季,可长江镇江段的刀鱼捕捞产量却毫无起色。

  据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无锡淡水渔业研究中心刘凯研究员分析,今年长江江苏段刀鱼较去年减产约1/3,长江镇江段下降幅度较其他江段尤甚,达到50%以上。

  镇江人耳熟能详的“长江第一鲜”刀鱼,似乎离我们渐行渐远。通讯员&nbsp&nbsp韦龙&nbsp&nbsp记者&nbsp&nbsp竺捷

  现状

  产量下降规格偏小

  之前,已有渔民预估今年的刀鱼将大幅减产,却没有充分的事实做依据,而现在,从市渔政部门对镇江段刀鱼捕捞一段时间的监测情况来看,大幅减产已成定局。

  长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在我市设立有长江渔业资源与环境监测镇江监测点。

  4月19日上午,镇江监测点工作人员蒋君等人来到丹徒区停泊于润扬大桥下的苏镇渔40001船和苏镇渔40002船,对其凌晨捕捞的一网刀鱼进行监测,现场看到,一网共捕获刀鱼22条,计重1255克,单尾最重79克,最轻4克,其中50克以上约占2/3。

  5月3日下午1时许,在镇江市渔政监督支队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无锡淡水渔业研究中心刘凯研究员一行3人,来到长江镇江段五峰山水域,对长江镇江段刀鱼捕捞进行资源监测,监测人员随润州区和平路街道长江村渔船出江捕捞,历时2个多小时,拖网5公里多,一网共捕获刀鱼7尾,计重441克,单尾最重94克,最轻44克,全在100克以下。

  与往年监测结果相比,长江镇江段刀鱼产量下降近50%,规格亦偏小,资源衰减严重。

  走访

  渔民希望多捕几天

  刀鱼产量下降让渔民们发了愁,他们普遍担心,作为一年中主要收入来源的春季刀鱼生产,将会成为历史上最坏的年景。

  和平路街道长江村圌山组渔民文桂林今年50多岁,捕鱼已经有30年了,他和另一名渔民文春华组成了捕刀鱼的一对渔船。

  4月15日开捕时,文桂林一网下去只有1斤多。现在,一网好点的能有两三斤,但去年这个时候,他一网下去基本上都是七八斤,好的话要有10斤。

  去年,文桂林捕刀鱼挣了5万多元。“去年价格也高,最高的时候卖到1000多元一斤,最低的时候小刀卖27元、28元一斤,但大的还是能卖到200元一斤。今年刀鱼的价格下来了,大的只能卖到100多元一斤。”文桂林说。

  “量又减,价又低,让我们怎么办?现在眼看着再过一周,禁捕期又到了,刀鱼还是没上来,心里着急啊!政府规定的捕刀鱼的时间太短了,真希望禁捕期能延后几天,让我们多打点刀鱼。”

  文桂林所在的长江村共有七八十位渔民,共有18条船,大家今年捕刀鱼的情况都不理想,集体缩水严重。

  追访

  老渔民曾预见减产

  4月15日,是今年第二阶段刀鱼开捕首日,早在那一天,高资老渔民陆桂富就预见今年刀鱼大幅减产,他认为“刀鱼不得好了”,给出的幅度是“减产七成”,没想到他的预言几成事实。

  陆桂富今年59岁了,他的预见是根据其多年打鱼的经验得出的。

  老陆分析说,造成刀鱼大幅减产主要有几点因素,今年春节以后,阴冷多雨,江水温度也因此很冷,推迟了刀鱼洄游的时间。前一阶段长江中游大面积降雨,上游来水量大,使得刀鱼不能顺利地洄游上来,这些都是不利因素。但最重要的还是污染越来越严重,船越造越大,江上大船越来越多,噪声也越来越大,鱼儿跟人一样,都怕噪声啊,而且现在的船都不是挂浆机,不用螺旋桨,全是马达在那里轰鸣,鱼哪吃得消呢?

  “还有,现在江上非法采砂越来越严重,这些对鱼儿的生存环境都有大影响,刀鱼怎能不减产呢?”陆桂富说到今年的刀鱼产量就叹气。去年,他打了200多斤刀鱼,收入四五万元,今年呢,到现在总共才打了40多斤,眼看着禁捕期就要到了。“不过,现在一网下去,总比前段时间要好点了,一网下去总在四五斤,大的少,小的多。”

  陆桂富所在的高资片区是镇江市重要的捕鱼区域,共有310多位渔民,110多条船,今年的收成不行,价又低,让大家都有点失望。

  “捕鱼是望天收,现在看来,大家迟早有一天是要上岸的。”对未来,陆桂富希望政府能给他们渔民多提供一点生活保障。

  原因

  水域污染过度捕捞

  对于长江镇江段刀鱼大幅减产这样一种严峻的状况,我市渔政部门也有所警觉。

  今年镇江共核发刀鱼特许捕捞证100张,覆盖范围从句容下蜀到扬中八桥的捕捞岸线(长达107公里)。4月19日,据和平路街道金江村、长江村渔民反映,当时捕捞每网好的在2斤多,差的只有三四尾。到5月3日时,情况略有好转,一般一网捕捞3斤左右,虽然刀鱼总体较往年偏大,但价格较往年下滑约1/3,100克以上的收购价每斤140元,100克以下的收购价每斤70元。而且从这段时间检查情况来看,刀鱼产量皆不理想。而今年刀鱼的量少价低,严重挫伤了渔民的积极性。

  谈到长江镇江段刀鱼资源衰减的原因,市渔政部门人士分析,一是沿江各类企业不断增多,长江水域环境污染日趋严重;二是沿江大型水利工程的建设,造成长江水流减缓,水位降低,形不成鱼汛;三是长江口地区深水张网屡禁不止,这种网面积有一面墙大,网口大、网眼小,只要是路过的鱼,没有一条能逃出来的,像这样的过度捕捞,严重制约了刀鱼汛期的形成。

  “其实,刀鱼的产量是在逐年萎缩之中,只是今年的情况更加明显一些。”市渔政部门相关负责人坦言。

  而从政府层面来说,为保护长江渔业资源,从2002年起,中国长江流域开始实施禁渔期制度,在三个月的禁渔期内,数万艘渔船禁止在长江干流、主要支流、通江湖泊捕捞作业,但是这并不能减少刀鱼资源的衰减,延长禁渔期、减少核发捕捞证成为今后的趋势。

  对此,市渔政监督支队人士表示,按照国家禁渔期的相关管理规定,长江镇江段刀鱼捕捞期还有一周时间,采取更为有力的措施,保护渔业生态环境及渔业资源刻不容缓。

  出路

  刀鱼能否人工繁殖

  刀鱼是长江珍稀鱼类的代表,随着生态环境变化、捕捞过度,野生资源日趋减少,产量逐年剧减已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刀鱼未来的路,似乎只有人工繁殖一条途径了。但长江刀鱼人工繁殖是世界性难题。

  去年4月,出现了一丝人工繁殖的曙光,世界首次全人工繁殖长江刀鱼在位于南通的江苏中洋集团长江珍稀鱼类繁养殖基地科研中心获得成功。

  对此,镇江市渔政管理站高成洪站长对其商业利用价值表示怀疑,“用人工繁殖刀鱼代替野生刀鱼?繁殖成功可能只是第一步,之后还有很多路要走。”

  这种怀疑是有根据的:一个最简单的比方,这种繁殖的刀鱼能否适应淡水、海水交替的生长环境,否则难免会沦为“湖刀”或“海刀”,而这和“江刀”相去甚远。

  而在我市,这样的例子也不是没有。以河豚为例,今年野生河豚数量比前两年高出不少,这和近年来扬中大量投放河豚鱼苗不无关系,这一做法能否在刀鱼身上见效?

  高成洪认为,毕竟人工繁殖对拯救刀鱼还是有很大帮助的,但人工繁殖不仅需要各种先进技术的投入,其本身可能也要经历漫长的过程。从生活习性上,刀鱼比河豚凶猛,人工繁殖的刀鱼投放到江里后能不能游到大海,并从大海中溯江而上到长江镇江段产卵?这对人类来说是一种挑战。

  “不管怎么说,现在镇江的刀鱼资源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高成洪说。

  相关链接

  长江三鲜

  刀鱼与鲥鱼、鮰鱼并称“长江三鲜”,是典型的溯河洄游鱼类,每年春季三四月进入生殖期后,由入海口进入长江进行生殖洄游,上溯至长江中下游的缓流区产卵。清明节前的刀鱼,肉质鲜嫩无比,加之无法人工养殖,三月江刀便成为饕客们垂涎的极品。近年来,受江水污染、过度捕捞等影响,能顺利洄游的刀鱼越来越少。资料显示,1973年长江沿岸“江刀”产量为3750吨,1983年约370吨,2002年以后每年产量已不足百吨。为保护这一珍稀的长江水产资源,农业部每年都要限定刀鱼捕捞时间。

  刀鱼分类

  刀鱼按照捕捞地区的不同分为“江刀”“海刀”“湖刀”和“浙刀”。

  “江刀”鱼体结实,下颚处呈尖刺状,体侧有鱼鳍,鳍后有游离丝状物,长度超过身体的一半。新鲜刀鱼鱼鳃鲜红,鳞片闪银光,无大面积脱落。“江刀”洄游入江后,鱼体所含盐分逐渐淡化,和脂肪比例恰到好处,味道最鲜美。

  “海刀”多为雄性刀鱼,肉质较粗,从近海捕捞,经多日运输才进入市场,鱼体往往不挺括,有些甚至鱼肚破裂。

  “湖刀”从长江口上溯进入支流、湖泊产卵后,就地安家。由于生活“悠闲”,下颚已不呈尖刺状,鳍后丝状物变短,鱼体较单薄。

  “浙刀”来自浙江,在海里长大后,游到江海交界处。头部有点发红,口感不如“江刀”鲜美。